澳門銀河:揭秘海口40噸青鱗魚的死亡之旅 鹽分突降集體暴斃

澳門銀河:揭秘海口40噸青鱗魚的死亡之旅 鹽分突降集體暴斃

    

      一群青鱗魚的死亡之旅

      花鰶,又稱青鱗魚,為海濱河口小型魚類,我國產于南海和東海沿岸。5月4日一早,大量青鱗魚尸體在海口紅城湖被發現,成千上萬條死去的青鱗魚, 讓環衛工人整整打撈了兩天,打撈量超過40噸。由海入湖,截然不同的生存環境,讓它們的死與鹽分變化扯上關系。而它們游向死亡的旅程,卻耐人尋味。南國都 市報記者賀立樊 文/圖

      它們出現在白沙門趁漲潮時游入南渡江

      “河口路泵站是紅城湖唯一的進水口,青鱗魚群進入紅城湖,只有這一個入口。”5日,海口市海洋和漁業局調研員呂永良介紹說。當天下午,南國都市 報記者來到了位于海口市高登東街附近的河口路泵站,泵站建在岸邊的高處,可以俯瞰眼前寬闊的南渡江。此時的岸邊停放著不少漁船,幾張漁網被隨意晾曬。泵站 內的大型機器不時發出轟鳴。“這幾天泵站正常運轉,根據當初的設計運行,目前,每天保持8.6萬立方米的流量。同時根據潮汐表,選擇開機時間,但是一天要 保證16個小時的運行。”河口路泵站站長黃剛介紹,根據潮位變化,低于150潮位以下才開機運行,如果低潮位時間不足,將會打開兩臺泵機同時運行。“在退 潮時開機,確保不抽入太多海水。在抽水時,泵站沒有測定水中鹽度。”黃剛說道。

      波瀾壯闊的南渡江,發源于白沙黎族自治縣南開鄉南部的南峰山,在海口市美蘭區的三聯社區流入瓊州海峽,河口路泵站的位置毗鄰入海口,這里的水域 混合著淡海水,生活著大量淡水魚和海魚,黃剛曾經在這里看到不少捕魚的場面。“平時有捕過青魚等淡水魚,但是一般沒有看到過青鱗魚,再往下游一點,白沙門 附近有很多青鱗魚。”黃剛說,河口路泵站水域的不少海魚,包括青鱗魚在內,都是趁著漲潮時游到這里的。

      河口路泵站負責為紅城湖等城區河湖補水,當開關打開,450千瓦的高壓泵帶動葉輪,以每分鐘700轉的速度飛快運轉,抽入的江水進入紅城湖,流入道客溝,又來到龍昆溝,最終通過龍珠灣重回大海。

      那么,成群的青鱗魚又是如何進入紅城湖,走到生命終點的呢?

      從南渡江到紅城湖它們游向生命終點

      死魚事件發生后,呂永良特地查閱了最近幾日的潮汐表,他在其中發現了一些線索。“這批死去的青鱗魚從河口路泵站進入紅城湖,但是它們如何進來 的?根據4月30日至5月2的潮汐表顯示,期間每天凌晨零點都出現了2米水位的大潮。死魚從紅城湖內上浮至湖面的過程,時間大約在8至12個小時左右,因 此可以推斷,這批青鱗魚是隨著大潮來到南渡江,繼而通過泵站進入紅城湖。”呂永良分析道。

      紅城湖上的死魚幾乎全都是青鱗魚,為何只有青鱗魚?“群居,是青鱗魚的特性,最多時甚至出現過上千斤一群的青鱗魚。5至7月份也是魚類繁殖期, 紅城湖本身是淡水湖,曾經飼養著鰱魚、羅非魚等淡水魚,后來沒有飼養,目前湖內魚類自然生長。”海南省海洋與漁業科學院淡水研究所高級工程師程儒仿介紹 說。

      “紅城湖并不養殖青鱗魚,本地不養這種魚,售價便宜,刺多,一般用作邊角料。而且養殖不易,屬于海魚。”海口市海洋和漁業局水產技術推廣站站長嚴國強介紹。

      4日上午出現的大規模青鱗魚死亡事件,最終的調查結果為含鹽量過低,而在此之前的幾天,紅城湖曾經發生過另一起魚群死亡事件。“大概在十幾天前,出現羅非魚死亡,死因是含鹽量過高。”程儒仿介紹,12‰左右的含鹽量,對于淡水魚而言過高,但是對于海魚而言卻過低。

      分析

      受潮汐、補水影響紅城湖水時淡時咸

      湖中魚類“適者生存”

      5日上午,海口市龍昆溝也出現了死魚,在龍昆溝北部濱海立交橋附近閘口處漂浮著死魚群。海口市龍華區相關部門經過一個上午的作業,基本將龍昆溝 內漂浮的死魚群打撈完畢,共計約5噸。經過環保部門鑒定,這批死魚群正是來自紅城湖的青鱗魚,盡管環衛工人連續兩天打撈紅城湖面的青鱗魚,仍有少量死魚流 入龍昆溝。

      “經過南渡江的補水,紅城湖也有了一定的含鹽量,但是仍然無法與海水相比,因此造成青鱗魚大批死亡。而且含有鹽分的湖水,也不利于湖內淡水魚的 生長。”海南省海洋與漁業科學院淡水研究所高級工程師程儒仿表示,南渡江補水紅城湖,是為了使城區河湖處于活水狀態。“湖水能夠流動,避免了水質缺氧的可 能。但是帶有鹽分的水質不適宜養魚,以前的紅城湖曾經有過上萬斤的產量,但是現在已經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  “每畝兩千斤,”海口市海洋和漁業局水產技術推廣站站長嚴國強介紹,這是淡水湖泊魚類的飼養密度。“但是這個飼養密度卻不能用在紅城湖上,由于 湖水鹽分的變化,紅城湖已不能再大規模飼養魚類。”那么湖中現有的魚類,喝著“時淡時咸”的湖水,又會有怎樣的變化?“受潮汐、補水的影響,紅城湖水有了 鹽分變化,對于進入紅城湖的海魚,如果水中含鹽量的下降并不十分明顯,它們可以慢慢適應湖水。但是如果像青鱗魚一樣,含鹽量突然降得很低,就十分危險 了。”對于湖中的淡水魚,程儒仿介紹,同樣有一個“適鹽度”。“含鹽量稍高一些,淡水魚可以逐漸適應,但越接近海水的含鹽量標準,淡水魚就越難生存。海魚 和淡水魚的這種相對適應,也是一種進化。”

      更多報道>>

      死魚事件調查報告出爐

      鹽分變化是“真兇”

      5月4日早上,海口市紅城湖湖面沿岸漂浮著大量死魚。海報集團全媒體中心記者 張茂 攝

      南國都市報5月5日訊(記者賀立樊) 5日下午,記者從海口市海洋和漁業局獲悉,紅城湖死魚事件的調查報告出爐。由海入湖,無法在短時間內適應鹽分的突然變化,是這群青鱗魚死亡的直接原因。經 過兩天的高強度清理,5日下午,紅城湖的死魚打撈工作已經接近收尾。湖面見不到成片的死魚群,個別零星漂浮的死魚被環衛工人一網接一網地撈入筐中。“昨天 (4日)一直打撈到晚上8點半,這時已經不具備打撈條件。”海口市京環城市環境服務公司作業部部長樊京虎介紹,5日上午發現死魚量沒有增加,說明已經沒有 繼續出現死魚。“突擊打撈工作已經結束,現在進入常態化作業,采取精細化工作。”樊京虎表示,成片的死魚群已經沒有了,但是仍有極少量死魚漂浮,或是卡在 岸邊石縫中。“要做的就是把這些遺留的死魚進行排查清理,同時由于打撈死魚作業的特殊性,有殘留物落在地面上,因此需要出動清掃車灑水清理。”為了防止高 溫天氣下滋生細菌,環衛部門還在紅城湖內播撒環保酵素,以及少量的消毒水。

      至于死魚的去向,樊京虎說,“(這些死魚)全都送進垃圾處理廠進行無害化焚燒處理,昨天和今天打撈上來的死魚,已經全部運往垃圾處理焚燒。”

      4日下午,水質監測報告首先出爐,顯示含氧量正常,含鹽量為12‰,與海水含鹽量相比明顯偏低,含鹽量成為最大的“嫌疑人”。5日,死魚事件調 查報告出 爐,鹽分變化正是導致這群青鱗魚死亡的“兇手”。“根據最終的調查結果,確認屬于海魚的青鱗魚進入了淡水湖,由于水中含鹽量突降,導致青鱗魚的生存環境出 現變化,繼而大量死亡。”海口市海洋和漁業局調研員呂永良介紹,根據環保和水務部門的檢測指標,紅城湖進水口處的含鹽量為11‰-12‰,中段干休所附近 的含鹽量為9‰,紅城湖西南面的含鹽量為6‰-7‰。“這樣的含鹽量對于海魚來說實在太低了,因此這次大面積出現的死魚,全都是來自海水區的青鱗魚。”

天天彩选四跨度走势图